关于女权主义的想法 —— Girls in Tech

Girls in Tech活动3月28日在伦敦举行。这个在美国很受欢迎的活动终于蔓延到了欧洲。公司特意为伦敦的Gals买了门票,放我们一天假让我们去参加这个活动。

活动上有许多优秀的女性分享了他们在不同的Tech领域里的故事,各种侧面,绝大多数都是在提醒女人们,当前有很多团队都缺乏女性成员,只要认真上进合理安排时间大胆说出自己的意见,你们并不比男人差。搜索了一下演讲者,很多都标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她们在鼓励女性自信、独立和有趣。为自己制定目标,不断学习、大胆展示自己。无论在生活还是职场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Teresa Carlson, Amazon Web Service (左); Jessie Link, Twitter(右)

对于社会上种种的女权现象,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首先,和我们团队中的设计师兼特效剪辑师、设计师兼游戏程序员一起交流了一下,发现其实我们都很反对一些公司必须招50%女性职员这样的规定。因为公司需要的是符合公司发展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必须具备足够的能力,无论男女,而并非因为她是个女人就被招进来滥竽充数,这样会令真正会设计会编程会做特效并且很努力在学习的女人无法跟那些能力不足的区分开来,并且公司里的男性可能会把优秀的女人跟一无所长的女人一起划归为能力不行,只是因为公司需要“政治正确”而招进来的吃闲饭的人。其实这么做,反而是一种歧视吧,这个人一无是处,但是是女人,我们对她宽容一点,潜台词就是,女人嘛本来就那么烂能这样已经还好了。这个问题还可以延伸到种族,不是因为我们公司或学校必须有多样性(Diversity)所以虽然他/她的水平不够,但是因为他/她不是白人男性而必须破格录取;而是因为这个人符合我们公司/学校的招聘/招生要求,不因为他/她不是白人男性而不录取。这个简单的逆否命题逻辑世界范围内很多政客或激进少数族裔和女权人士没有理顺或不想理顺,或运用各种方式歪曲进而操纵游戏规则。

另一个我个人不喜欢的表达方式是:“谁说女子不如男”。每当一个成功女性在聚光灯下时,就会有这样的评论出来。我听着真的浑身别扭。仿佛这个成功的女人是为了“如男”即“跟男人一样好”、“甚至比男人还好”。在我看来,所有人的成功都是定义为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足以让自己满意并获取自信的结果,失败则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为什么女性的成功要被这样评价?这样评价总有一种“男一直被视为比女优秀”的隐形前提。我小时候总被这样表扬,当时还觉得很自豪自己像个男孩子。现在想想,为什么要像男孩子,做女孩子不好吗?我的每个目标制定都是在以自我为中心,比如去年的新年目标是做两件让自己佩服自己的事,而不是做得跟我们班的男同学们一样好。多少女孩子会有这样的目标?又多少女孩子在大大小小的成功时刻被这样评价。当女人失败会有人说没关系你是女生,女人成功就说谁说女子不如男,一个女权如我的人会想说,能不能不要把性别挂在嘴上,从“”这个角度出发,说“你是个很令人佩服的人”,或者“没关系坚毅的人都可以重新在摔倒的地方站起来”。

第三,我在本科毕业,海韵的烧烤摊上放出豪言,说我毕业后追求的就是自由。这个自由不是说我可以偷鸡摸狗如入无人之境,也不是每天躺着无所事事,而是通过自己的劳动付出,换取到的“决定自由”。我可以在下班之后想看小说就看小说,想画画就画画,想打网球就打网球。我可以选择我喜欢与之相处的伴侣而不是为了财务而跟人将就。我可以选择我居住的地方,旅行的城市,身边交往的好友而不是常常为了功名利禄而把时间浪费在自己嫌恶的人身上。这个豪言在去年的工作面试中,CEO问出我人生目标是什么的时候派上了用场,估计他听完一头雾水吧。我的确希望所有的女孩在世界上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不会因为选择了早早生了孩子而被嘲讽,不会因为选择当前不想要孩子而被议论;不会因为想当家庭主妇而被看轻,不会因为想全心在事业上拼搏而被孤立;不会因为想在爸妈身边而被鄙夷,也不会因为想要在他乡独立生活而受到非议。能够自由的基础是,女孩需要独立的从自身出发做出选择,并且对已经做出的选择负责。如果不满意当前的现状,除了抱怨还是需要积极进取,马上行动做出改变。四年前我刚毕业搬进脏兮兮的出租房,精疲力尽地打扫六个小时之后,暗暗下了决心,铭记当下吃过的这个苦,尽力不要重蹈覆辙。再次重复,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不要把“女孩子就应该”这种话考虑进去,而是应该不去考虑性别,站在一个人的角度。

感觉能够到达现在这种相对自由的阶段,很大程度上感谢人生中遇到的导师们。父母从小对我的管教让我从小就知道我不能够依靠别人给我铺陈未来,而是得靠我自己来获得。各个阶段的学校都提供了很公平的机会,并且有让我受益匪浅的老师:小学有董老师对我的照顾,我记得非常深刻她曾告诉我,我和班长是她的左膀右臂,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和能力。初中有Miss Lin对我的偏爱,她告诉我我非常全面并且与众不同。高中有Lucy给我写留言说那一年我的学习和在排球场上的表现都让他欣慰,校长李迅在百忙之中还会回复我关于编程问题的邮件。本科有方姐鼓励我自定义人生,坚持自己的决定,有Check-it的Guido老师告诉我我是一个优秀的设计师,继续努力像这样发展。研究生阶段的Chris,一面打开了我对世界对网络对数据的各种思路,一面平等得如自家叔叔一样调侃我又要跑出去玩,也有图书馆的“同事”童老师跟我聊他30多年前漂洋过海求学工作的故事,还有Robin爸爸摸着肚子带着赞许的笑指导我论文的各种想法。导师们的智慧和关爱让我勇敢地走在现在这条路上,并且深刻以自己是个以Tech为工具自力更生的人而自豪。

我的思想和选择,都感谢我成长的环境中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女权主义者对我的帮助。再次强调,女权是无视传统观念中对性别的定义,而不是强行去掰向另一个方向。

I am a London-based Chinese developer and a designer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